贝莱德称新兴市场债券可能面临多种风险因素考验

记者 郑菁菁 

新华网南京12月13日电(记者蒋芳、蔡玉高)13日举行的首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上,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集会广场气氛庄严肃穆,一万名各界代表胸前佩戴白花,静静肃立。其中,有几个特殊的群体值得关注。他们是谁?有何故事? 10名幸存者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是那段惨痛历史的“活证”,也是公祭仪式上的主角之一。包括与习近平总书记共同揭幕国家公祭鼎的夏淑琴在内,共有10位幸存者参加了当日的仪式。 85岁的夏淑琴,一家9口遭日军杀害7口;87岁的余昌祥,生父死于大屠杀,养父也被日军捅成重伤;77岁的阮定东,爷爷被日军用刺刀捅伤大腿及腹部,几天后不治身亡;85岁的周湘萍,父亲与爷爷死于大屠杀;91岁的王义隆,被日军在头上砍了一刀侥幸逃生,至今仍留有疤痕;78岁的傅兆增,曾遭日军枪击左腿留下伤疤,目睹姑妈被日军打死;90岁的岑洪桂,他的家被日军放火焚烧,未满2岁的弟弟被活活烧死,本人也被推入火海烧伤腿部…… 或许没有人比89岁高龄的李高山心情更加复杂。他既是参加过南京保卫战的老战士,又是幸存者代表。“能参加国家公祭仪式十分激动,这是国家铭记历史的举动,今天我们也要牢记落后就要挨打的教训。”老人告诉记者,他今年2月份脑中风,但很幸运还能走路,还能来到公祭仪式上。“只要我能活着,我就一直要作证。” 据纪念馆统计,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仅剩100多人,平均年龄超过80岁。 外国纪念馆馆长、外籍证人遗属 俄罗斯卫国战争纪念馆馆长扎巴洛夫斯基应邀前来参加公祭仪式。他表示:“能够在南京参加首个中国国家公祭活动我很荣幸。公祭仪式非常庄重,令人印象深刻。” 当天,许多重要外宾参加了公祭仪式,外国纪念馆馆长中,除扎巴洛夫斯基外,还有韩国独立纪念馆新任馆长尹柱卿等。 部分曾在南京大屠杀期间帮助中国人的外籍证人遗属也被邀请参会。如南京大屠杀期间鼓楼医院美籍医生裴瑞德外孙斯巴克,裴瑞德曾冒着生命危险投入到救死扶伤的医护工作中,救助了大量难民;丹麦人辛德贝格外甥女玛丽安,辛德贝格曾直接或间接救助一万余名难民,并在返回欧洲后将日本军队在南京的暴行公之于众。 此外,所有遭受过日本侵略的亚洲国家驻华使节,以及德国、以色列的驻华使节。 美籍华裔女作家张纯如父母也来到公祭仪式现场。1997年,张纯如撰写的英文专著《南京大屠杀:被遗忘的二战浩劫》在美国出版,为在英语世界传播南京大屠杀真相作出了卓越贡献。 为真相奔走的日本友人 松冈环、山内小夜子、大东仁……公祭仪式上的日本人受到关注,他们虽然来自那场战争的加害方,但多年来一直致力于将寻找南京大屠杀真相并向日本社会进行传播。 “非常有幸能参与这样高规格的祭奠活动中。”松冈环说,多年来始终坚持为南京大屠杀历史求证的她表示,这20多年中,她明显感觉到,中国人对历史(南京大屠杀)越来越重视,举行国家公祭,是在向世界宣布,中国是一个不忘历史、爱好和平的民族。” 山内小夜子,从1987年第一次到南京至今,一直致力于为寻找和传播南京大屠杀与日本侵华真相而奔走,并在今年参与了状告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参拜靖国神社违宪。“又一次来到南京参加国家公祭仪式,非常感慨。作为加害国的日本至今有很多人不了解那段历史的真相,我希望中日两国都能够牢记历史、面向未来,希望南京能够成为向全世界传递和平信号的起点、原点。”山内小夜子说。若风道歉

“成果再好、技术再先进、部队需求再迫切,没有推广应用就没有军事经济效益。”鲍俊涛代表说,在鼓励创新和推动装备技术革新实现飞跃的同时,还应不断拓展推广应用,着力促进研究成果向实战能力的转化,实现“一家革新,多家受益”“一个成果,多方共享”,发挥最大军事经济效益。北京初雪

其实,撒旗手要练的就是展旗、收旗功。这一具有中国特色的动作是整个升、降旗仪式中最吸引人的一个环节,也是国旗班的“专利”。当把国旗挂上旗杆开始升起时,旗手要迅速将17平方米的国旗向空中撒出一个扇形,这是“展旗”。而降旗时当国旗降至杆底的一刹那,旗手要迅速将国旗收拢成一个锥形,这是“收旗”。一展一收,看似动作简单,其实则不然,其中隐藏着许多力度、技巧上的把握和揣摩。众星悼念高以翔

因此,我跟家长讲,跟孩子讲,跟老师讲,皮筋理论,做人做事要有分寸,这个分寸,劲大了要撑折了,劲不够没有力量,所以分寸。我研究一个平衡与失衡的问题,因为都是两个字,问题与机遇,交流与交锋。我最近很感兴趣,平衡与失衡的问题,很多就是失衡了,家庭失衡了,才会你争我斗。学校的老师心理失衡了,就会尔虞我诈、你争我斗的。这种情况下,跟老师们讲,问题孩子,有时候我们就说可能就是问题父母。刚才校长提的我非常赞成,家长,他们是年代长几岁,经历的东西很好,但有些不懂,给他们一些支撑,特别是从工会角度,我跟很多地方做家教讲座,我觉得特别好玩的在哪呢?家长觉得太新鲜了。另外有一个理念,让子弹飞一会儿,讲给老师。复盘最强医保谈判

储某家是一栋两层楼房,据夹河村村主任储诚贵介绍,这栋楼房建好近十年了,在交通并不发达的当地,与周边的土砖房相比,很气派。西卡回应若风

扫码分享到手机

  • 联通